生產完兩個月了,回想起生產的時刻,大概因為疲憊,當時的記憶,開始有些模糊。

 

記得在懷孕的時候越到後期越是緊張,對於疼痛一向沒什麼抵抗力,顧不得腰痠後遺症的傳說,我早已打算一定要打無痛,一心認為這可以助我平安度過難關

 

開始有產兆記得是個周六,原本媽媽打算到我台中住處關心我的肚皮,到底幾時可以有動靜,巧的是周六一早我便落紅,前一晚小柚子還在我肚子裡狂踢了一晚,根本沒辦法睡,我懷疑是被他踢到出血XD

 

到了醫院,看我這一派輕鬆的表情,就知道會被退貨。

3799_副本

即使落紅,我根本完全還沒開始生產的宮縮也未開指,而所謂的落紅,後來也才知道還要參雜著一些分泌物才算是值得注意的落紅,我當時的狀況大概只能說是出血吧!

 

從醫院回來後,我繼續溫和的運動,並且跟Roger把握最後的兩人時光,四處吃吃喝喝,媽媽不斷打電話來關心我的狀況,但肚子仍舊沒有動靜。

 

隔天早上,肚子開始悶悶的痛,只要一停我就持續散步。腹痛的狀況也越晚越明顯,那天晚上去吃了石二鍋,店員送餐來的時候我正好開始宮縮,痛苦的表情有點嚇到店員。

 

夜裡越來越頻繁的宮縮讓我越來越不能忍受,下載了宮縮app,時間始終不算規律,不到醫院的待產標準3-5分鐘一次。當然,那又是一個無法入睡的夜,原本陪著我數宮縮的Roger在我的催促下終於睡著。

 

盯著手機上的宮縮紀錄,忍著越來越劇烈的疼痛,終於天亮了~~我已經不能再忍受,一到醫院產房,我便先吐一場,經過內診已經3公分,達到入院待產標準。這個時候的疼痛是我還能忍受的範圍。

 

一聽到可以留院待產,我馬上跟護士報名施打無痛分娩,等了大約兩小時麻醉師依舊沒有報到,這時候我已經開到六公分了!好不容易等到麻醉師抵達產房,卻還要再等待先報名先施打,我已經越來越無法忍耐,Roger向護理站質疑,已經開到六公分了還不施打嗎?麻醉師這才報到。過來之後要我先閱讀施打前的說明,還聲明因為我已經開到六公分,應該打好就差不多要生了,問我是不是真的要打,我已經幾乎要失去理智,管不得什麼麻醉聲明與解釋為何如此晚才抵達,我近乎咆嘯的要求盡快施打。

 

打了無痛,我並沒有像傳說中的從地獄走到天堂,依舊在地獄裡打滾,我不斷要求麻醉師過來加藥,加藥過後,非但完全沒有無痛的感覺,手腳還開始不自覺的抖動,。麻醉師說可以換藥,也可以重打,但看到抖動的手腳,我放棄了!

時間接近中午,我又餓又痛又累,Roger買了便當,我趁著宮縮的空檔吃沒幾口,過沒多久,護士再度測量開指狀況,以有點驚訝的語氣問我,你有大便的感覺嗎?天曉得我打完無痛沒有多久就開始有便意,麻醉師助理還警告我不要自己亂用力以免受傷。護士接著說,你已經全開了,可以生了。我不禁在心裡滴咕,那就生呀~~還是需要我做什麼嗎?

 

(下集,待續)

 

粉絲團上聊聊天

克里斯汀的大聲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里斯汀的大聲公

克里斯汀的大聲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