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進產房,護士教我用力的方式,但搞了半天小柚子就是還不出來!陳醫生過來沒多久之後,我感覺一陣溫溫熱熱的水流出,大概是傳說中的羊水被戳破,過了約莫二十分,醫生說了一個我聽不懂的醫學名詞,一名醫護人員趁宮縮來臨我正用力時壓住我的恥骨上方,陳醫生迅速用吸盤吸出了我的孩子,一陣哭聲讓我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那感覺真令人感到神奇,一個溫溫熱熱的小東西,接著一陣嬰兒的哭聲,只是疼痛的感覺並未消除,我必須生出胎盤,以及等待縫合傷口。

 

傷口縫合的痛對我而言並不亞於生產的痛,即使有無痛並且已經打了麻醉我仍舊痛楚萬分,不斷扭動身軀。

 

3803_副本  

 

縫好傷口,孩子被放到我的身上,我們一家三口在觀察區等待進入一般病房。

 

怎奈, 充斥我腦海的不是什麼溫馨的畫面,傷口陣陣疼痛,越來越不能忍受,在我不斷喊痛的時刻,我發現小柚子正瞪大眼睛看我,疼痛讓我沒有餘力關心這小傢伙。Roger前去護理站求助不只一次,等到的答案都是要等醫生過來,又是等待~~

 

按下了病床上的鈴聲,護士馬上過來,我已經痛得不能再繼續忍受,駐院醫生過來,抱走在我懷中的孩子,傷口裡的大血包,搓破之後我瞬間輕鬆,卻也造成我必須再度進入產房,在無痛已經拆下,打了一支毫無幫助的麻藥下,痛苦萬分的再度縫合。

 

此刻,頓時覺得自己怎麼會這麼狼狽,這麼痛苦,醫生最後對我說,都已經縫好了,妳哭什麼哭?我更加無助了,過程中我並無聲嘶力竭的哭鬧,經歷了這麼多的苦痛,為什麼我連掉幾顆眼淚都都要被否定?我不了解為何平時一向給人慈悲印象的醫師在此時會如此冷淡令人感到無情?

 

回到恢復室,見到Roger我更無助的掉淚~~~

 

好不容易進了一般病房,單人病房沒有空位,我們只能入住健保病房,同寢室的媽媽有人發燒,據說是因為破水造成,安全起見我們並未選擇親子同室。

 

生產的疲累加上前兩晚都沒睡好,我真的快累趴了,殊不知,~~新手爸媽迎接新生兒,疲累~~~這只是開始!!

 

因為不知名的原因,無法自行排尿,只好麻煩天使護士幫我導尿,很不尋常的導出850cc的尿液,我竟毫無尿意。

 

入院第三天,醫院規定所有產婦必須自行到某處所接受內診,以了解傷口復原情形,但我的傷口始終腫到我連下床甚至自行起身都有困難,更不用說移動。我緩慢移動到指定地點,護理人員要所有產婦先坐下,並宣導衛教資訊,但我根本無法坐,只好讓Roger再回病房拿氣墊圈才能勉強坐下。

 

進入內診室,我先是掉出一大塊約我手掌大小的大血塊,嚇到護理人員之後,上內診椅更是一項挑戰,連坐都不能坐的我怎麼上那張困難重重的椅子。勉強檢查之後,回到病房,這下連護理長都來關心。我們當下要求多留院觀察一天,這樣的情況出院,即使到了月子中心都不知如何照顧。

 

在醫院的三個晚上因為擠奶以及後來母嬰同室孩子的哭鬧,加上生產前的兩晚,我已經五個晚上沒有好好的睡眠了。

 

到了月子中心,我馬上將孩子交給育嬰室,交代Roger買瓶配方奶給育嬰室備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總算是可以好好的睡眠,但幾天之後,我仍然因為傷口近乎發炎再度返診,陳醫生擔心我發炎開了一大堆消炎藥跟況生素,傷口才總算是慢慢恢復

 

原以為只會有生產時的疼痛,我的情況卻如此出乎意料,朋友中有人是剖腹生產,聽起來都比我順利!我想主要的原因是無痛打得太慢沒有打好,還有醫生說我的微血管比平常人多出很多,是他所未見,才會有如此的狀況。

 

我從待產到生產大約只花了六小時,對於一個初產婦而言,算是相當的快,我想,若是無痛有打好,一切應該會平順許多,但在大醫院制度下,我仍舊是無法撇除生產的痛!

 

粉絲團裡聊聊天

克里斯汀的大聲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里斯汀的大聲公

克里斯汀的大聲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